分站 > 深圳 > 深圳资讯 > 深圳女子上班猝死 丈夫坚持抢救 人社局拒认工伤

深圳女子上班猝死 丈夫坚持抢救 人社局拒认工伤

2016-09-06 09:09:40来源:新快报热度:评论

一名在深圳打工的女子程女士上班时间突然猝死,在医生已经宣布其脑死亡的情况下,程女士的丈夫仍不肯放弃,坚持抢救。在抢救超过48小时后最终无果,该女子不幸离世。既然妻子是在工作时间突发疾病身亡的,是否可以申请工伤认定?

一名在深圳打工的女子程女士上班时间突然猝死,在医生已经宣布其脑死亡的情况下,程女士的丈夫仍不肯放弃,坚持抢救。在抢救超过48小时后最终无果,该女子不幸离世。既然妻子是在工作时间突发疾病身亡的,是否可以申请工伤认定?这一请求却被深圳人社局拒绝,理由是程女士的死亡时间并不在48小时之内。于是,程女士的家属将深圳人社局告上了法庭。

鞋厂员工上班时间突发疾病身亡“她下班回来说累,本来已经打算让她做完今年的工作,就回老家照顾三个孩子,谁知道……”坐在记者面前的这位肤色黝黑,微胖的中年男子,在几个小时的采访中,谈及妻子的突然离世,几度落泪,不停往自己杯子里盛水,喝完一杯又是一杯,试图以此平复自己悔恨的心情。透过他暗沉的眼袋,不难发现,他已经许久未能好好入睡。

童先生,39岁,是深圳一制鞋工厂的员工,他与妻子程女士,同在一个工厂上班,两人育有3子女(男童6岁,女童10岁,女童14岁)。童先生告诉新快报记者,就在妻子去世前一个月,程女士下班总觉得身体疲乏,哪知道在2015年12月29日,她在公司厂房车间突然倒下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虽事隔程女士去世已半年有多,童先生回忆妻子倒地不起的情形,仍悲痛不已,“她满头发汗,开始说头好痛,过了10分钟,眼球已经往上翻了”。程女士一被送到医院,医生说情况危急,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我当时就懵了,完全想不到会有这种情况”。童先生说,程女士在厂里上班一直都有做体检,多年来并未发现有什么身体不适。

48小时内宣布脑死亡家属坚持继续抢救当时突然晕倒,神志不清的程女士,被紧急送往深圳龙岗中心医院。记者从深圳龙岗中心医院作出的死亡记录中看到,程女士因病情严重2015年12月29日10时48分转入深圳龙岗中心医院抢救。医生入院诊断为右侧小脑出血破入脑室系统;脑疝形成;脑室积血;脑积水;吸入性肺炎。

据抢救经过记载,程女士在深圳龙岗中心医院入院时,上了呼吸机,急诊行双侧额角锥颅脑穿刺外引流手术,术后程女士意识依旧是深度昏迷,病情不可逆发展,再次患者家属交代病情,告知病情危重性,随时可能出现死亡。

随后,程女士病情持续危重,神志深昏迷,无自主呼吸,脑干等各种反射均消失。次日(12月30日9时)院方告诉知家属,程女士已基本脑死亡,没有抢救价值,劝原告放弃治疗。但童先生仍坚持要求医生尽一切力量继续抢救。12月31日3时40分,程女士无血压,无自主呼吸,院方再次告知可以放弃抢救,但童先生心有不甘,继续要求医生抢救。直至2015年12月31日13时35分,程女士被宣布抢救失败临床死亡。

抢救“超过48小时逝者无法被认定工伤既然妻子程女士是在工作时间突发疾病身亡的,是否可以申请工伤认定?童先生说,当时按照他和工厂的想法,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于是,程女士所在的工厂为程女士向深圳人社局申请了工伤认定。但童先生万万没想到,深圳人社局作出不予以工伤认定的回复。

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总则说明,为了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促进工伤预防和职业康复,分散用人单位的工伤风险……制定本条例;职工有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的权利。广东省行政区域内的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民办非企业单位等等应当在生产经营所在地依法参加工伤保险,为本单位全部职工或者雇工缴纳工伤保险费。

其中,在第十条(一)中规定,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四十八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而深圳社保局认定程女士在车间突发疾病,送医院抢救“超过48小时”,不符合《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九、第十条规定,因此认定程女士不属于或不视同工伤。

妻子明明是在上班时间突发疾病倒地身亡,在抢救未到48小时的时间里,医院已经告知童先生,程女士基本脑死亡,病情不可逆,没有抢救价值,劝告放弃抢救了。只因童先生对妻子的不舍,心有不甘才坚持要求医生继续用药,导致宣告死亡时间超过了《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48小时,而无法为妻子程女士认定工伤。对此,童先生百思不得其解,最终将深圳人社局告上法庭,要求深圳人社局重新对程女士作出工伤认定的行政行为。

对簿公堂:原告:“法律一定不会鼓励原告,采用利己的方式,尽早让亡妻在48小时内死亡以获得工伤赔偿”被告:程女士整个抢救过程超过48小时,后宣布死亡,不符合视同工伤认定的条件记者留意到,在原告名单上,除了童先生,还有三个未成年的孩子,包括最小的6岁男童小伟。在深圳盐田人民法院庭审上,童先生一方认为,在程女士的抢救过程中,医生在48小时内已经多次告知家属,程女士脑出血破入脑室,脑疝形成引起脑干反射消失,已经没有实际的抢救价值,临床上可以宣告死亡。但是童先生对于亡妻的多年情分实在难割舍,膝下的幼子也难以接受自己的母亲突然离世。童先生在已知道没有抢救价值的情况下,本能作出坚决要求医生继续抢救的决定,致使医生宣告临床死亡时间超过48小时,但被告深圳人社局却依然认定程女士在车间突发疾病,送医院抢救“超过48小时”才死亡,作出不属于工伤或不视同工伤认定的行政决定。

“医生解释脑死亡后的抢救其实就是在”尸体“上循环充气,表面上看人似乎还活着,其实已经去世。脑死亡就是人的真正死亡。法律一定不会鼓励原告,采用利己的方式,尽早让亡妻在48小时内死亡以获得工伤赔偿,原告相信也没有任何一部法律会让原告去做这样的选择”童先生的起诉状中写到。

面对原告的指控,深圳人社局则辩称,程女士在2015年12月29日早上8时25分左右在工作时突然晕倒,后与12月31日13时35分抢救失败,宣布死亡,整个过程已经超过48小时,不符合《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十条规定,视同工伤的认定条件,深圳人社局要求依法驳回童先生一方的诉讼请求。

法院:程女士死亡时间,以超过48小时的为准最终,童先生和三个未成年孩子与深圳人社局的官司,还是输了。记者从深圳市盐田人民法院在该案的判决书中看到,原告(童先生)主张医院的抢救过程已经记载程女士于2015年12月30日基本脑死亡,该时间应为死亡时间。被告主张应以医院出具的《死亡医学证明书》记载的死亡时间12月31日13时35分作为死亡时间。深圳盐田人民法院认为,深圳龙岗中心医院出具的《死亡医学证明书》中记载的死亡时间为12月31日13时35分,并不是原告童先生主张的12月30日,因此,程女士的死亡时间,应以《死亡医学证明书》为准,程女士从突发疾病到经抢救无效死亡已超过48小时,不符合《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十条第一款(一)规定,不能视同工伤。深圳盐田人民法院驳回童先生一方的诉讼请求。

广东省人社厅:工伤认定的死亡时间以《死亡医学证明书》为准程女士发生脑死亡后,在抢救的48小时内,医生告知家属没有抢救价值,表面上人似乎还活着,其实已经去世。但医院按照家属坚持继续抢救的要求,继续在患者身上用药,时间超过48小时,直至患者心电图呈直线,全身发绀(青色)等,医生才宣告临床死亡,最后记录在《医学死亡证明》中的死亡时间,也超过工伤认定的时间标准,那么广东省在处理工伤认定案件时,关于人死亡的时间节点,是以哪个时间为准?

据广东省人社厅有关负责人介绍,对于广东省内工伤认定的政策来说,是以具有法律效力的《医学死亡证明》书中记载的时间为准,不以抢救记录中记载的脑死亡时间为准。“脑死亡至少在目前中国来说是不认定为死亡的,按照中国现在的习惯,脑死亡不叫死亡,我们目前是按照现有法律法规来办,医生最后记录的时间,认定你已经死亡了,没有出死亡证就不认定为死亡”。

记者调查:立法:多国将脑死亡作为人死亡标准记者了解到,除1968年美国哈佛大学脑死亡诊断标准外,各国制定了多种脑死亡诊断标准。法国Mollaret标准( 1959 ),美国Schwab标准( 1963 ),美国Minnesota标准( 1971 ),瑞典标准( 1972 ),加拿大脑死亡诊断标准( 2000 )等。据悉,全世界已有近90个国家承认了脑死亡的鉴定标准。而我国从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讨论脑死亡的立法,但立法标准则正在制定中。

据中国新闻网2004年5月份报道,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脑死亡协作组制定的《脑死亡判定标准》和《脑死亡判定技术规范》,已获得中国卫生部正式批准,成为中国出台的首个脑死亡判断标准。2003年,同济医院专家在中国内地首次以上述脑死亡标准,宣布一名毛姓患者为正式死亡。此事一时引起全国轰动。

记者了解到,目前医学上通行的死亡标准是脑死亡和心脏死亡,但我国立法只承认心脏死亡标准:即心脏停止跳动为生命终结。但心脏是一个独立收缩的器官,即使在没有脑神经支配的情况下,心脏还能维持跳动很长时间。因此,众多医学专家学者认为脑死亡标准更科学。而目前,我国对脑死亡立法则正在进行中。

临床:我国医学教科书明确提出“脑死亡=人死亡”记者查阅相关资料了解到,1968年美国哈佛医学委员会提出了脑死亡的概念与标准,此后,世界许多国家医学界相继支持并采用和完善了这一标准,20世纪70年代,我国开始了脑死亡的判定的理论研讨与临床实践。

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作为国家卫计委委员会脑损伤质控评价中心,其修改和完善的《脑死亡判定标准与技术规范(成人质控版》指出,脑死亡的临床判定必须满足三个条件是深昏迷,脑干反射消失,无自主呼吸。而程女士的抢救记录中,院方明确记录了“深度昏迷”,“脑干等各种反射均消失”,“无自主呼吸”等关键字眼,并作出“脑死亡”的判断。

值得注意的是,在目前我国高等院校的教科书中,不乏有明确提出“脑死即人死”。据全国高等中医药院校规划教材《卫生法学》中指出,“脑死亡概念的本质实质上就是人的死亡,也就是说,脑死即人死”。

此外,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的《颅脑损伤》一书第五章中指出,“若肯定为脑死亡,所有复苏措施就应停止,故脑死亡应作为终止复苏的指征,避免患者承受徒劳无益的治疗”。

律师:应该遵从《工伤保险条例》立法的愿意出发作出有利于劳动者的判决在脑死亡法律支持框架缺位的情况下,法院在处理劳动者“经抢救48小时内脑死亡”是否应当被被认定为工伤?如何平衡法与情的问题?对此,广东省鹏翔律师事务所律师梅春来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立法初衷就是为了保障劳动者的权益的,在行政单位无法举证出脑死亡不等于死亡,脑死亡不可以作为工伤判定标准的情况下,法院应该遵从《工伤保险条例》立法的愿意出发,稍稍偏向劳动者一点,作出有利于劳动者的判决,国家要求用人单位缴纳工伤保险,主要目的还是为了保障劳动者的利益,如果法律没有明文规定,脑死亡不可以作为工伤认定的标准之一,那么基于《工伤保险条例》立法目的,是从保障劳动者利益的角度出发,那么脑死亡应该作为工伤认定的标准之一。“脑死亡等同于死亡,临床医学都认可,法院为什么就不认呢?我们司法就变成保守了,不与时俱进了”。

此外,梅春来还认为,类似的案例,在广东省内出现不同的判决,这就是所谓的“同案不同判”,“一个省内不能出现两种不同的判断,广东省高院应该对同类的案件作出统一的意见的”。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深圳在中小微企业就业可获2000元补贴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