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站 > 深圳 > 深圳资讯 > 全面二孩落地 职业女性要“生”还是“升”?

全面二孩落地 职业女性要“生”还是“升”?

2016-03-10 09:08:40来源:南方日报热度:评论

在就业环节,已婚未育女性被列入“黑名单”,成为企业招聘尽量避免招录的“高危人群”;而曾经一度成为职场“香饽饽”的已婚已育女性,随着全面二孩政策放开,无论跳槽还是晋升也都遭遇不同程度的阻力。

全面二孩职业女性要“生”还是“升”?

全国两会代表委员热议,政府应完善二孩放开配套政策

由于全面二孩政策落地,妇女权益成为今年全国两会上的热门议题。

“大家的水平都差不多,你说打算生小孩,等于跟面试官说拜拜。”春季招聘正在进行中,深圳女孩小卡面试的几家用人单位得知她已婚,都问了同样的问题——“近期打算要孩子吗?”

在全国两会上,与二孩有关的问题也是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

记者调查发现,在全面二孩的大背景下,针对女性的职业歧视越来越普遍且隐秘。在就业环节,已婚未育女性被列入“黑名单”,成为企业招聘尽量避免招录的“高危人群”;而曾经一度成为职场“香饽饽”的已婚已育女性,随着全面二孩政策放开,无论跳槽还是晋升也都遭遇不同程度的阻力。

今年1月,妇女组织“新媒体女性”发起了“2016年两会‘女人要立法’:你最想提什么议案”的调查,让网友从“二孩配套政策”“促进教育性别平等”“单身生育”等领域选择自己最关注并希望得到改善的议题。最终共有4606名网友投票,其中84.63%的网友最希望提的妇女权益相关议案主题为——“全面二孩需要配套政策保障女性平等就业”。

如何让女性在拥有生育权的同时,也拥有发展职业理想、实现自我价值的机会?这已经成为当下中国女性普遍关注并期待得到解决的一个议题。

1.找工作:婚育状况被“旁敲侧击”

“遇到面试官问生育打算,当然要坚决否认,说要多奋斗几年,经济基础不牢靠,父母也没有催。态度要坚决,理由要详尽”,找工作这段时间,小卡谨记朋友们的忠告——深圳大把单身、未婚女青年排着队来拼搏,你打算退居二线,那就别怪面试官把工作机会让给别人。

“如果生育过,有二孩或者今后不打算生了,企业会更加欢迎,现在中年妇女最受欢迎,”深圳市人大代表许少琼是一名基层社区工作人员,她发现,最近企业来社区招人时这个倾向特别明显。

已婚已育的女性,一度成为职场“香饽饽”,但随着全面二孩政策落地,原本的“优势”似乎也不存在了。“原以为生完孩子也会很好找工作,现在看来好像我也并没有什么优势”,今年32岁的陈娇去年为了生孩子辞职,孩子大些了打算重返职场。春节后参加了几场招聘会,多家单位都问她是否会要二孩。

“企业也有自己的难处”,深圳某国企招聘专员曹小姐刚招了一名女员工,面试时对方回答近两年绝对没有生孩子的打算,一录用就说“哎呀不好意思,我意外怀孕了”。“又没人干活了!这时名额满了不能再招人,也不能开除。”

深圳畅享人力资源咨询有限公司经理徐庶分析,生育二孩的女性大多在三十多岁,是女性职业发展黄金时段,花一两年时间照顾孩子的话,这段黄金期就过去了。而对企业来说,如果未育的女职工将生二孩,三四年的时间就没有了,公司肯定会顾虑成本。

律师何芳莉过去几年曾对受歧视的职场女性提供法律援助,她观察发现,如今企业很少在招聘要求上明着写不招女工,但是隐形的性别歧视依然存在,并且很难判断。

2.职业发展:“生”与“升”难两全

有不少受访者认为,二孩政策全面放开带来的效应还包括了对女性职业发展空间的挤压。

在许少琼观察中,即使是有二孩计划,很多女性也比较犹豫。“这也许意味着什么都要重头来过,很多女性在生第一个小孩、照料孩子的时候错过了发展的第一个黄金期。如果再生二孩,目前刚有起色的事业又得放下。”

此外,“离岗前后原有的岗位如何交接,有相应的完善制度吗?”“回来以后职场还有自己的位置吗?”——许多人陷入了“升”还是“生”的两难选择中。

“生了二孩,负担最重的还是妈妈,必然有一部分精力被牵制,特别是哺乳期期间和后面一段时间,在工作上所能付出的还是会打折”,深圳一家文化传播公司的中层管理者许宁刚刚诞下第二个孩子,她坦言已经做足了“心理建设”:“职业过程可能会有一个中断。”

而根据上述深圳畅享人力资源咨询有限公司徐庶调查,二孩妈妈在求职中对岗位的考虑也有所改变。“考虑的重点是希望工作离家近、准时上下班也不用出差,薪酬和发展空间、行业平台就排到其次了。如果是没有小孩或只有一个小孩的妈妈,考虑最多的还是工作平台、上升通道和薪酬回报,对于工作繁忙程度的要求不多。”

回到岗位后,接踵而来的种种状况还是让许宁措手不及。“生孩子前后一两年,单位肯定不会将重要的项目和岗位交给你,这可以理解”,去年她的大部分时间处于产假、哺乳期,但年底领导在一次谈话中仍对她当年的绩效表示不满。

“感觉很不被理解和包容,周围的领导和同事很难考虑你的处境”,许宁认为自己是一个享受工作、对事业很有追求的人,“也在尽力尽快调整工作状态”,但这种显得功利和缺乏人情味的氛围让她感到无所适从。

3.以家庭为事业:难获得价值认同?

“养2个小孩,1 1大于2啊!”来深创业者胡女士自己开了家小公司,上班时间相对比较灵活,但感觉“还是搞不定家里的两个小孩”。“我算是人手充足的,双方父母都在帮忙”,她公司里的两位女员工父母都不在深圳,生完二孩后干脆辞职当家庭主妇。

“目前在中国,跟生育相关的照顾是非常缺乏公共照顾的,而且呈现非常严重的家庭化和私人化,特别是女性的责任更重,两性的责任是非常不均衡的”,目前正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访问的法律界人士吕频认为,仍有许多男性“很多时候愿意跟孩子玩,但不愿意被小孩烦”。

“香港很多职业女性有些一生三四个,仍然能在职业上取得发展,因为那里的社会、社区服务和相关产业对妈妈的支撑跟得上”,反观内地的相关产业,许宁吐槽目前“专业的人做不好专业的事”。“有人能帮你把孩子照顾得好好的当然更好,但目前相关服务业还不够规范,很难让人放心。”

实际上,成为全职妈妈也是许多人考虑的选项。“我明显感觉到,身边有越来越多同龄的80后父母选择自己带孩子,全职主妇这个群体也非常大,比我那个时候想象的要多”,一年前辞职做了全职妈妈,林引放弃了工作。“衡量了一下,觉得女儿在0—3岁很需要陪伴,女儿才是我真正想要的事业。”

林引认为,全职妈妈能够真正得到价值认同很关键——带孩子也是很累的工作,自己是否真正了解自己的本心,从中找到新的安全感和幸福感?从职场退下来,能否真正获得家人各方面的支持和尊重?

“先不说实现人生梦想,即使放弃,即使梦想是家庭和孩子,也很为难。生了二孩,继续拼搏遇到很多障碍,回到家庭也会遇到很多障碍。”许宁也感到很无奈。

爸爸也有权休产假

由于全面二孩政策落地,妇女权益成今年全国两会上的热门议题。

记者了解到,目前全国人大代表、澳门妇联会副理事长容永恩,以及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列玉等就都提出了相关建议,从保障妇女合法权益的角度出发,要求国家出台二孩配套政策并促进性别平等。

而在场外,有不少专家、民间观察者也有话说。他们认为,二孩放开后中国女性的生育意愿未必一定提高,国家政策、社会福利、文化观念上都应给女性更多支持。

爸爸产假立法条件已经成熟

全国人大代表朱列玉在建议中提出,可以以家庭为单位,夫妻双方共享产假(具体时间长度还可论证)。在保证女性有足够产假的前提下,产假可在夫妻中灵活调剂,在产假的总额度内自由分配休假时间。

“爸爸也应休产假”的呼声越来越高。目前的共识是——男性更积极地参与照料子女,有利于家庭关系的和睦,也能降低女性因为照料孩子而带来的职业发展损失。据不完全统计,已经有26个省市自治区都在地方性政策或法规中,规定了男性护理假。

中央党校社会学教授、中央党校妇女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慧英表示,目前将地方性政策转变为国家立法的条件已经成熟,现在需要通过一个立法程序加以明确。李慧英介绍,根据一个两万人参与的调查显示,95%赞成“爸爸产假”。男性育儿假满足了公众的现实需求,也符合国际潮流。

建议规定强制性购买生育险

针对目前职场女性的歧视问题,朱列玉还建议国家政策规定生育保险为强制性购买保险,加大财政投入,根据企业生育保险申领情况,给予企业税费减免,填补产假员工替代人手的工资,以补偿企业付出的成本。

据悉,目前生育保险非强制性保险,对于参加生育保险的用人单位,女职工生育期间的生育津贴(即产假工资)是由生育保险基金支付的,而没有参加生育保险的用人单位,女职工的生育津贴需用人单位承担。一些用人单位为节省成本,不为女工缴纳生育保险费或干脆不招女职工,甚至一旦发现女职工怀孕后想方设法将其辞退,生育保险非强制性这一规定导致生育保险覆盖率低。

朱列玉指出,由于个人身份不能参加生育险,很多非正规就业的女性无法获得生育保险。随着全面二孩放开以及生育数量的增加、生育保险统筹层次偏低,极有可能导致生育基金压力过大,给家庭经济带来负担。

对用工性别歧视有效惩处

“新政策的出台很重要,但我们的重点不应该只放在出台更多的政策上,也应该关注对政策的落实有没有真正改善”,吕频直言。

朱列玉对此也表示关注。他认为,应该通过制定相关法律法规,针对用工性别歧视行为进行有效防治与惩处。

“国家应尽早进行法律解释或修改,明确歧视的概念,如基于性别拒绝录用妇女或提高对妇女的录用标准;基于性别在晋职、晋级、评聘专业技术职务等方面对两性区别对待;基于结婚、怀孕、产假、哺乳、终止妊娠解除与该女性的劳动合同等。”

此外,他们也建议严格执行国家政策与法律,对用工性别歧视的行为违法必究。比如在劳动监察部门专门设立更加简便的程序和对性别歧视进行细则的界定,对孕产歧视案例进行快速和严格处理,制定更严厉处罚措施等。

创造育儿的“友善环境”

在李慧英看来,“生育成本不能仅仅让女性承担,而是应该由社会共同承担。”在采访中,有不少妈妈吐槽目前中国的育儿环境仍不够友善。这也成为加重家庭以及女性育儿负担的一个重要原因。

母婴室的设置成为其中一个缩影。此前,演员马伊琍在其微博上曝光上海机场的母婴室设备不全,引发全国范围的较大反响。针对这一问题,朱列玉提出,建设和完善公共场所的母婴辅助设施,在主要的公共场所和工作场所均提供标准化的母婴服务室,“具体而言,提供一个整洁、安全的空间、提供私密性保护、尿布台、哺乳辅助设备、座椅、盥洗台,方便母亲照顾年幼的孩子。”

专家也指出,当前,生育二孩的父母一般都年龄偏大,女性高龄生育面临着较多不确定性和较大的风险,并且在未来的照料抚养过程中,也迫切需要获得更专业的服务和支持。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深圳迎来企业的招工旺季 月薪五千元 难招保安员!
下一篇:学生毕业两年后发现毕业证是假的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