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站 > 深圳 > 深圳资讯 > 腾讯高管跳槽遭追讨数千万股权收益

腾讯高管跳槽遭追讨数千万股权收益

2016-01-13 09:50:35来源:HR369人力资源网热度:评论

腾讯前高管刘春宁跳槽阿里后,被腾讯起诉追讨数千万元股权收益。2014年底,一审法院支持腾讯诉请,判处刘春宁返还腾讯3000多万元股权收益。

高管跳槽阿里 腾讯追讨数千万元被驳回

要求返还数千万元股权收益,一审支持,二审认为适用法律不当

腾讯前高管刘春宁跳槽阿里后,被腾讯起诉追讨数千万元股权收益。2014年底,一审法院支持腾讯诉请,判处刘春宁返还腾讯3000多万元股权收益。该案被称为“互联网竞业禁止协议索赔第一案”。记者获悉,该案一审宣判后,刘春宁不服,提起上诉。去年12月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认定一审法院适用法律不当,撤销判决,驳回腾讯起诉。

腾讯方面则回应称,将通过劳动仲裁程序继续追讨刘春宁的股权所得。据悉,此案上诉期间,刘春宁因被腾讯举报涉商业贿赂而遭到刑事拘留。目前,警方查明其涉嫌在任职腾讯期间收受贿赂200多万元,案件尚在审查起诉中。

刘春宁涉贿在审查起诉中

刘春宁系2004年加入腾讯。外界一度认为其担任过马化腾助理,系马化腾心腹爱将。不过,腾讯官方否认了这一说法,披露称刘春宁历任战略发展部总经理、拍拍网总经理,离职前担任的职务是在线视频部总经理。2013年7月,刘春宁从腾讯离职,同年8月入职阿里担任副总裁,分管数字娱乐事业部,案发前还兼任阿里影业执行董事。

2015年6月11日,刘春宁失联,后被证实遭到深圳市公安局的拘捕。刘春宁被抓之前,跟随其从腾讯跳槽到阿里担任高管的老部下岳雨已先行被捕。岳雨在任职腾讯时,系总监级别。她及其下属以及关联公司多名人员被指控涉嫌职务侵占罪,该案已在南山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其中,岳雨被检方指控,在任职腾讯公司期间通过第三方公司,将腾讯公司资金套现,用于个人买车等消费,侵占资金500多万元。

岳雨当庭否认控罪,辩称腾讯存在被管理人员默许的“灰色公关费”,套取的资金正是被用于公司的公关活动。

据悉,岳雨被查后,牵出了上司刘春宁。南都记者获悉,深圳警方在侦查阶段,已查明刘春宁涉嫌在任职腾讯期间,收受贿赂200多万元。目前,刘春宁仍被羁押,该案以刘春宁涉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刘春宁受贿案岳雨亦卷入其中。

围绕此案,阿里腾讯相继发声明

对于刘春宁的被抓,外界一度认为是腾讯针对其“叛逃”阿里发起的报复行动。界面新闻报道就披露称,腾讯内部员工透露,刘春宁刚去阿里时主要负责手游,这恰恰是腾讯最具有优势的业务,让腾讯一下子提高警惕,并开始秘密地立项调查刘春宁。

阿里于2015年7月,刘春宁被抓的消息传出后,发布声明也“夹枪带棒”,称“相信腾讯会对此保持客观和公正”,表示“年轻人无权犯法,年轻人总会犯错,年轻人承担他该承担的后果,年轻人应该有未来的生活。”同时还提及“我们会尽全力提供刘春宁及其家人应该有的任何法律援助及支持!”显示出力挺之意。

而腾讯官方则在随后详述了刘春宁被查处的前因后果,撇清“报复”之说。公告称,该公司系在例行的内部审查中,发现前两年的视频内容采购过程存在疑点,随后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介入后,发现当事员工涉嫌勾结视频供应商抬高采购价,从中大肆渔利。

发生在去年7月的腾讯、阿里公开“斗法”,目前已经趋于平静。今年1月初,阿里影业也发布声明,指刘春宁失联六个月,根据公司相关章程免除其职务。

腾讯曾发起数千万的违约诉讼

刘春宁的“跳槽”行为,涉及到同业竞争,确实惹恼了腾讯。就在内部审查出问题之前,腾讯曾采取民事手段,向法院提起诉讼,将刘春宁告上法院。据悉,腾讯公司诉称刘春宁违反了他在任职期间与腾讯公司签订的《保密及不竞争协议》的约定,从公司离职后2年内就加入了与公司具有竞争关系的阿里巴巴公司。

目前众多商业公司均有类似的“竞业禁止”条款,以防止公司的商业秘密被泄露。而这样的条款要生效的基本条件就是公司必须为此支付补偿金。

腾讯公司就诉称,协议中已经约定由腾讯数码(天津)公司向刘春宁发放限制性股票、由腾讯科技(深圳)公司向刘春宁发放股票期权,作为刘春宁保守公司重要商业秘密和竞业限制的补偿。腾讯公司指刘春宁已经违反了前述《保密及不竞争协议》,并由腾讯数码(天津)公司与腾讯科技(深圳)公司分别在南山法院发起诉讼,追讨限制性股票收益以及股票期权收益。

深圳中院:

双方纠纷属于劳动争议案件

2014年12月,南山区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有媒体披露称,深圳南山区法院的一审判决支持了腾讯这一主张,刘春宁被判赔付3000多万元人民币,这也被视为“互联网竞业禁止协议索赔第一案”。

而南都记者获悉,此案一审宣判后,刘春宁不服判决,选择了上诉。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在2015年12月作出终审判决。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出此案程序存在问题,一审法院适用法律不当。终审判决认为,刘春宁与腾讯公司签订的《保密及不竞争协议》,实际是劳动合同中保密条款和竞业限制补偿条款的具体化,双方因此发生的纠纷属于劳动争议案件,应使用劳动仲裁前置程序,不应以合同纠纷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

据此,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撤销了南山区人民法院作出的一审判决,驳回了腾讯公司的诉讼请求。由于刘春宁尚在羁押,南都记者联系了该案中刘春宁的代理律师,其未就此案发表意见。

腾讯公司方面则表示,他们会继续走劳动仲裁程序,要求刘春宁返还违反协议取得的股权收益。这意味着除了面临监禁,刘春宁仍面临返还数千万股权所得的可能。

媒体印象

以“喜欢花高价购买视频版权”而出名

刘春宁本人并不高调,媒体中难觅其踪迹。界面新闻披露称,刘春宁在腾讯曾负责的微博、电商项目都不温不火,而其离职前负责的视频行业,则是极度“烧钱”的行业。

根据界面新闻报道,刘春宁在腾讯内部以“喜欢花高价购买视频版权”而出名。在他主管腾讯视频期间,这个极度花钱而看不到赚钱希望的业务渐渐被集团边缘化,甚至一度出现腾讯视频将被打包出售的传闻。

该报道还指,离开了腾讯的刘春宁其实并未获得转机,甚至没有收获一个好的口碑。他在阿里巴巴负责的手游业务并没有获得真正发展。有员工认为他“破坏了和手游内容供应商的合作关系”。最后手游业务归到阿里巴巴并购的UC旗下,成为了阿里移动事业群的业务。

报道称,刘春宁在阿里巴巴的主要成绩是,力推马云等阿里巴巴管理层收购文化中国,将游戏和影视产业结合,并希望成为阿里影业的CEO。但在一次阿里内审中,阿里董事局对刘春宁在影业方面的成绩很不满意,“花了6亿却毫无成绩。”一位阿里巴巴内部人士表示。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智能制造创新创业大赛 深圳赛区坪山启动
下一篇:城乡居民医保将合并 提高个人缴费比重和上班族没关系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